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作者们的爱恨情仇【吃吃吃】

——本文撰写无尾鲸三人的日常;文中例外的“贱某”是“鲸”的哥哥(算简称吧)。除此之外改变更新要求。见谅见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194


/


周末,是个可以睡懒觉不会被骂的日子;按平常将近中午起床,随意吃口饭,潦草度过一天。但今天有件大事,不能潦草!


不算清晨,九点左右的出门换来半罐八宝粥,历尽两小时公交车又给还了回去……恼的是,还要转站继续。也有下下策,拿手机扫辆“共享单车”骑上几十分钟也能到,可当手机掏出来时,屏黑了。下下策没了。

想开点,到了图书馆没把昨天的饭一起吐出来已经不错了。也见到了【无】和【尾】。


我们乱转在放书的架子之间,或许是周末,桌旁、凳上、台阶下都做着人。

我们四人聚在这里完全不是因为看书,而是这周围唯一认识的建筑只剩它。当然,在人齐了,也就该完成真正的“任务”了。


我站在放书的桌子旁,问:你俩吃早饭了没?

【尾】说:没。

继续问向【无】,得到的回应是,十一点整时她还没醒,更不可能吃早饭……


终于可以幸灾乐祸了。我好歹吃了(不管后面吐没吐出来,它都是半罐八宝粥)但她俩没吃!


我笑出声。然后被打了……


图书馆内开着空调,偶然检查的图书管理员和乱跑且没读完书的人来回穿梭。馆外,天气不晴不阴不下雨,风还带着些热,这秋天跟夏季一样。跑得快了,流汗;走得慢些,晒死。


跨出图书馆的大门,趁着绿灯,我们四个在人行道上走着,聊的都是“过会儿吃什么”的话题。

拉面?不行。汤粉?不要。


就这样边说边拒绝了半小时,最后没办法,我们停在“KFC”旁边,走进“罗森”。


是个便利店。我们在货架上挑选午饭:几个饭团、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块鸡排。

结完账,加热会,我们便走了出来。其实那里也有可以坐下来享受午餐的地方,不过左右有人我们没敢留下。


刚走出店门,就后悔了。去哪里吃?


不需要太久就解决了:去旁边的“KFC”吧,里面有空座!

脑残的是,我们为了不尴尬,买了一包薯条和土豆泥当“掩护”。


午饭愉快的结束了。不仅如此,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新的吃法:

薯条蘸土豆泥吃也不错;其实饭团可以捣鼓成样子不怎么好看的炒饭……


短短几十分钟,侧桌老少看着我们。更何况那时我们就坐在中间,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“智障”一样。


好在我们很快逃离。想顶着阳光散散步,消化一下,便继续走。


说实话,没走多久就又有一家“罗森”……不出意外,我们再次走了进去。

两碗泡面、一个饭团、一瓶水结账加热。


我们在后排一个方桌四周坐下,聊聊吃吃,减去些时间,继续散步。


连拐三个弯后,我们走到了超市附近,买了几杯水解渴。要是再直走向前,就回到了原来的那家便利店(没去)。

再走,又回到了图书馆。蹭了蹭空调,略读几本书,熬到五点,我和【贱某】坐车回家。


可能走了太多路,都很累。


无:@小太阳! 尾:@无尾鲸.尾 


本文观点;

无:还行。

尾:你的文跟你一样欠揍。

鲸:……


【更新要求】:

一周一更(置顶也改了)

作者们的爱恨情仇(贝贝篇)

现在所更新的《一百年外》是三人创造哦(简介里写了)这是无尾鲸的月常。温馨提示:贱某是“鲸”的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晴空万里,“四人帮”走到一凉皮摊。点了两碗凉皮两个肉夹馍。天气是真TM热!


饭中聊天:

鲸(吃饭中):说真的啊,我小时候布娃娃可多了。


尾(啃肉夹馍):真的,原来过生日是时候收到的礼物基本上都是布娃娃!我弟弟送乐高积木,最主要还是粉红色的!


鲸:你弟弟真懂你…


尾:那时候就我闺蜜送了我一个肉多最后还死了…


鲸:闺蜜?啥时候的闺蜜?叫什么?


尾:名字忘记姓了,好像叫贝贝。


鲸(微笑):来解释一下,贝贝哪位?


尾:只是幼儿园认识的朋友!


鲸:哦豁啊,幼儿园的朋友现在还认识?


贱某在线吃瓜中


尾:后面我转学了,没联系了!


鲸:先别确定。


无(刚买奶茶回来听见了):我记得原来我看胡傻子(“尾”的外号)手机的时候,那个电话通讯录里有个叫贝贝的吧?


尾:没有吧!


无:前面的是你爸爸妈妈,后面就是贝贝啊。


鲸:看起来还经常聊啊?


尾:那个是我妹妹


无:???

鲸:???

贱某:这瓜还挺带感???


鲸:我现在就想问,贝贝到底是哪位?


尾:应该大概也许差不多是我幼儿园好朋友


贱某:我本来觉得这凉皮吃不饱,好家伙现在吃不下了,吃瓜吃饱了。


无:说了那么多不肯定词,啧啧啧…


“大型情感纠纷案”(自己脑补吧)

仍然有个疑问:贝贝到底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