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71.。

  随着黑夜袭来,几家亮着的灯逐渐暗下;路上闲步的行人也回住宿歇息。

  

  荣德欢来回调整手环。确认无误后,他走出房门。下楼。

  

  “记好了没?”二楼楼道倏然的男声,让荣德欢停在台阶上“‘年息公寓217’…好了好了!”听着两个不同的声音他怔住不动,想着:王争景思还没走?

  疑问还未解决,声音再次响起:“整个公寓就这一家没人,不可能吧?”“明天再来一次不就知道了。”话音刚落,脚步声越来越近,荣德欢不得不向后退步,与二人恰好错过。

  

  稍等片刻,荣德欢走到二楼。他曾听王姨聊过,公寓已经满人,“空出来”的217又是怎么一回事?

  

  他默默走过去,盯起门上的老式锁。

  “嘶……”翘还是不翘?要是翘了有些违背道德;可这四周就他嫌疑最大!

  算了,还是在死之前给自己积点德吧。考虑好,他按了几下按门铃。无人回应。

  

  荣德欢OS:翘了吧,大不了赔给人家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公寓217

  

  魏曙臣靠近门,没再听见脚步以及说话声,便道:“人应该走了。”

  

  不知怎么的,门锁微微晃动,他轻碰把手,门竟自己开了?刚准备关上,一只手卡在门缝中间。

  “呃…你好?”魏曙臣探头看去。是一位中年男子。

  没去多想,他继续问:“那个,有什么事吗?”

  男人没说话,紧盯着腕上的手环闪烁出的红光,像是得到了答案般,一脚跨进大门,双手猛地掐住对方的脖子。

  “吭…”还未搞清楚,魏曙臣便被推倒在地。微微张开的嘴同鼻子想要呼吸,他下意识的握住男人手腕,拼了命的向外拉。

  那男人看得有些心焦,用力掐紧他的脖子。视觉慢慢暗淡下来,挣扎不停的腿脚逐渐疲惫,空气都略带刺鼻。

  

  “砰——”男人松开双手与玻璃杯一同倒地。

  

  魏曙臣喘着气踢开男人,轻捂脖子尽可能的安抚自己不要害怕更不要哭泣,带着沙哑地声音说:“谢谢…”

  呆呆站在身后的言天乩,口中断断续续回复道:“这次,算咱俩扯平了。”

  

  魏曙臣抬眼望见男人腕上的手环“他是来抓你的?”

  “不一定。”言天乩走上跟前,蹲下滑动手环,那红光再次亮起。

  不难想象,他们要找的人应该是魏曙臣,但躺在地上的这个却跟时空局服装不一样。难道分两批?

  “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!”他拿起手机删除林迟双所有的联系方式。转头看向魏曙臣。

  长叹一声。现在已经知道时间不多了,要是加上原来的时间,最慢也就还剩一个月左右。

  “崩塌不可救。”这是时间法最后一句话。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  

  魏曙臣看向他:“那林迟双怎么办?”

  “他知道的。”总不能告诉你,林迟双有可能回不来了吧?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。

  

  魏曙臣有些不信。他知道时间法,也明白林迟双带自己回来本就是罪上加罪,更何况这个男人找到了这里……他不回来才是真的吧。

  

  魏曙臣愣了会儿才说:“哦,我们要去哪?”

  言天乩看着他,脑子里想了千万个理由化为乌有。甚至怀疑魏曙臣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,这都信?都不再问些什么吗?

  

  魏曙臣扶靠着墙站了起来,再一步步走出门“到底要去哪?”

  “去……去哪?”不知道。

  

  无家可归,两人只好拿着伞走到哪是哪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时间缓慢流过,下起了关于夏季的雷雨。

  时空局。

  

  找了一天又是没收获。景思王争天天骂也累了,闭嘴走回自己的位置。

  还没休息就看见整个办公区空无一人,地上的被子枕头被收拾干净。景思扭头看向空荡荡的走廊,直接傻眼:“卧槽?又搞集体罢工?”

  王争也很懵:“他们案子完结了?”

  

  发出疑问,却没人帮他们回答。

  

  “哎?你俩回来了?”刘静茜从走廊走出“人找到没有啊?”

  景思皱眉问去:“其他人呢?”

  “在审讯室,怎么了?”她小跑到自己的桌前翻找东西。

  王争觉得不对劲,走了过去:“你们抓到人了?”

  她摆了摆手“不确定!”

  

  什么叫做不确定?二人更加疑惑,大步朝审讯室走去。

  

  顶在天花板的灯亮起,照向地板上被暴雨积攒的小水坑;窗外除了几声雷鸣和哗啦不停的雨声外,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例外的脚步声来临,停在一块玻璃前。

  

  “我在问你言天乩死没死?!”任严忍无可忍,拍桌逼问。

  林迟双眼睛与脑袋瞥向别处,自顾自的回答:“违反时间法的不是言天乩。”

  问了三四遍,说的每一句都跟问题无关。

  “好!那你说违反者是谁?”

  

  等了几分钟林迟双才开口:“我。”

  

  “你?任务没完成不属于时间法。”任严坐回椅子上。

  苦笑一声,和他对视起来:“2117年言天乩被通缉,我是第九位执行者;在任务完成之前,我确实没把言天乩杀死,原因他不是违反者。时间错乱都是当天同时发生,言天乩前后却相差都快三年,要是崩塌现在就没有可能活着。其次在被通缉的一个月前,言天乩并未使用手环。”

  

  任严没说话,屋里只剩沉默。

  

  “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。”林迟双异常平静。

  

  任严刚要开口,却无话可说,动身走出屋,顺带把门关上。

  

  有人问:“任局,有啥重要线索?”

  “没。”他摇了摇头,吩咐其他人“王争、景思抓捕‘三角’案嫌疑人荣德欢;老柯、刘静茜搜查林迟双住所!立刻出发!”

  四人不带犹豫,同声:“是!”

  

  得到指定位置,几人便披上雨衣离开时空局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连载中……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