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70.。

  白日里,几根电线靠着有裂痕的老墙,直伸对面,与巷道旁立起的柱子连接;也不知是哪家乱挂的绳,绑了块铁板放楼前,合着也就写了四字:年息公寓。

  

  趁天气好,有人搬来板凳坐在门口,捧本旧书凑着阳光看起来。

  走过一位老太太,拍拍看书人的肩问:“德欢,今天咋不去上班了?”

  被叫德欢的男人叹了口气,翻页继续看。

  老太太明白“莫事莫事!”有些口音的强喊着“再过些天就过年咯,不许留烦心事哩!”

  荣德欢抬了头,轻嗯声心想:过年后还能撑几天?

  想着想着,他恍惚看见熟人在公寓前来回徘徊,伸手指指,且问老太太:“王姨,那俩人怎么回事?”

  “不知道,他们早上跟我说是要查人。就站在那啥也不干。”老太太眯眼看清他指的人“咋么?你认识?”

  

  “算认识吧,”荣德欢把书合上,站起身让老太太坐到凳上“我去跟他们打个招呼!”挥挥手走向那边。

  

  嘿一声,其中叫景思的回头疑惑看去“荣老师?你怎么在这?”“我家在这,你俩呢?”

  景思指了指旁边:“哦!王争在那边!”

  “不是,我是在问你俩为什么不在时空局?”

  “任局让来的呗。”他没说出观测器的事,笑笑绕开话题。

  荣德欢也知晓是怎么回事,对他说:“你们要是查人怎么不去公寓里找找呢?”景思没回答,只是笑着。

  

  两人愣聊了几分钟,王争才跑来“我这边没问题。”

  景思用手比了个OK,对荣德欢说:“荣老师,我还有事先走了哈。”说着,摆手离开。

  

  看着离去的背影,他倒也不傻,明白他们要找什么。

  

  等背影消失,他便原路返回去“姨,我还有事先回去了。”走进公寓。

  

  回到家中,荣德欢坐在沙发上,想着违反者会是谁,又记起自己也有时间手环的事儿,便思考别的:

  如果自己用手环去找,找到了该怎么办?他皱起眉来。抓的人是言天乩还好办,要是其他人……

  心一横,他起身朝卧室走去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太阳终于肯落下,不巧月亮偷懒儿,只好让黑云哭丧着脸赶来替班。一场小雨突如其来。

  时空局里仍是有人:敲打键盘、重看资料、歇息喝水……没一人闲着。地板上还铺着几件乱遭的被子枕头。

  

  林迟双盯着屏幕道:“荣德欢是荣德司的哥哥。”此话一出所有人朝他看去。

  “这…这俩人除了名字像一点,没任何共同点啊。”怎么看都觉得不是一家人。

  林迟双读起搜出的资料信息:“两人年龄相差不大,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。”

  

  “荣德欢?可他没有杀人动机。”

  

  “有!”停顿一下他继续说“凶手为什么要搬运苏哲尸体?因为尸体本人是在完成‘通缉言天乩’的任务中死去;而枪杀苏惯是因为两人有短时间的相处,包括护工也只是链接苏惯。”这是要抹杀所以线索。

  

  “那么费劲到底要表达什么?”

  

  鸦雀无声。

  

  想了许久,老柯开口道:“‘复制黑三角案’是通知我们言天乩还活着?”

  

  所有人看向林迟双。抓捕言天乩的人是他,更何况任务完成了;可现在人死没死都是问题。

  老柯说:“现在只需要等那俩人找到异常。”

  “荣德欢怎么办?”某人问起。

  他看向林迟双“嗯……请他来局里喝喝茶,你觉得行吗?老林?”

  

  言罢,林迟双被暂时关进“小黑屋”,身上所带的东西全被扣下。

  

  “等任局下命令吧。”刘静茜站在审讯室外讲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连载中……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