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69.。

  “王妡,女,年仅三十一。生前曾在西区孤儿院当护工,因被捅数刀失血过多而亡。”会议室内,几人围坐在桌子旁,听着汇报员讲话“依旧是额头三角、腹部中刀,场面没丝毫血迹…”刘静茜叹了口气,把现场多处照片发送到投影仪上。

  这是今年“黑三角”案第五位死者,可嫌疑人一个没有。就连监控也只拍到俩串黑影。拿什么去找?拿什么去查?问院长,不知情;就连个死者家属都没有!

  

  没人吭声,任严站起身看向周围“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  一片安静。隔几天就开会,有说的早说了,有必要等到现在吗?

  

  此时,有人站起来:“任局,这个月吃住都在局里,我…我想请一天假,明早保证准时来上班!”他结巴说完。

  不久,任严出声答应。顺带也问了其他人。

  都是否认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夜晚早已降临,暗蓝的天飘着云,不见星月;立在路旁的灯闪着光,不见路人。

  看向眼前时间日期,离过年就差十一天。

  

  2119年:12月20日:晚上八点半

  

  在南区忙了一天的二人,终于可以休息。

  “今天总算把南区查完了!”景思坐回自己的位置,把手环取下。

  王争冷笑一声,好心提醒:“南区一半,东区一半。”

  “……”景思开口骂了声娘。

  

  其他人倒是平静的一批“你俩要是真闲,就帮我泡杯茶去。”说着,他把茶叶盒摆到桌前“别长太多啊!”

  “我可一丁点都不闲!”王争拿走他的杯子和茶叶盒“那啥……我帮你沏茶,你告诉我你们查到哪了?知道凶手了不?”凑到跟前去问。

  “呵,要查到了,我会在这里等茶吗?”他转头继续工作。

  

  王争泡着茶,继续问:“现在查到那个环节了?”

  老柯靠在椅子上,直望天花板“唉!本来准备查一下荣德司的亲戚家属,可奇葩就奇葩在,人家死亡证明上家属连字都没签!再看看原来的死者,都跟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一样…”他严重怀疑凶手缺爱!

  

  “线索又没了?”景思在旁边听着。

  老柯喝好水嗯了声。

  

  “我觉得没怎么简单。”王争把泡好的茶放过去“凶手杀王妡应该是因为苏惯,杀苏惯可能是因为苏哲;而他搬的所有尸体基本上都跟‘通缉言天乩’有关……”

  “凶手是言天乩?”

  

  王争开口道:“想多了!凶手应该是跟言天乩有关。”

  

  “说的不错。”握杯抿了口茶,苦涩之味在嘴中蔓延,使他皱眉。等仔细看杯中茶叶时“王争!你他妈泡茶放那么多茶叶,当不要钱吗!”杯里茶叶比水还多,不苦才算稀奇。

  “我又不知道……得得,这茶叶我赔,行不?”

  

  林迟双不管吵闹,低头发起信息:

  

  【林。】: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荣德司的人?

  【小言言】:呃…这名字读起来挺耳熟

  【林。】:认不认识?

  【小言言】:记得不怎么清楚,我原来听荣德欢说过,他有个弟弟叫荣德司,不过是同父异母,我们还见过一面。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。

  

  林迟双把查到的照片发给他。

  

  【小言言】:是挺像的,从外形可以确定出来。

  【林。】:你知道荣德司现在什么情况吗?

  【小言言】:不知道现在的情况。但我可以确定荣德司已经死了,应该有两三年了吧。

  

  林迟双关掉手机,对着电脑屏幕查起荣德欢。

  

  “还有十几天就过年,你俩能把东区找完吗?”刘静茜停下手,转头头看向躺在椅上的两人。

  “能找。”一人说道。

  另一人补上句:“放心,找得到!”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钟表转动,让满是敲打键盘的声音有了伴;此时风来,寒冷不减却生出嫩草野花来;再过片刻又都枯去。啥都不剩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连载中…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