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68.。

  最后声雷响起,惊得雨滴答变小;拍打到玻璃上时,留下丝丝水痕。离去。

  

  屋内没开灯,亮起电视与电脑驱散部分黑暗。

  林迟双敲打着键盘,屏幕上隐约显现几行字来:

  荣德司,男,仅五十一岁。生于2066年7月5日——死于2117年9月23日。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死亡。无家属签字。

  

  他把资料发送进工作群里,不过一会儿,群里便满是消息。

  

  【小静】:这是照片上的人?

  【帅B柯某】:我靠!这还真找到了?!

  

  林迟双看着群里那些名称,总归能分辨差不多。他动手打字。

  

  【林。】:老柯,你是不是说错了?荣德司三年前就死了,怎么捐款。

  【思前想后】:苏惯父母又找别人了?

  【帅B柯某】:可能性不大。苏惯父母上一年才死,没法再次给钱转替。

  【争气】:不一定。有些父母总是把三个月或者是一年的生活费交给孩子,如果把日期扩大点。苏惯父母给这个人十年的量,那他就可以继续匿名捐款!

  【小静】:她们还能找谁?唯一有线索的人也死了,不可能是三年前的人把苏惯给杀了吧?

  

  这句话把他们问愣了。但凡有线索的人都死了,查到的东西又连接不上……跟个悬案一样。

  

  【林。】:父母连孩子都没认领,怎么可能会托人捐款?两人应该没关系。但苏哲不一定。

  【争气】:这个我查过了,荣德司和苏哲两人还是好友,其他的没什么异常。

  【思前想后】:要是苏哲的话,也说得过去,毕竟两人还做过几年兄妹。现在只要把他们背后的人给揪出来就好了!

  

  话出,所有人继续查起资料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3:47

  

  魏曙臣依旧看着电视,没分毫困意;口渴了便拿起桌上的水杯;有时还向林迟双望几眼。

  电视上闪过的画面,照出的影子,富有色彩和动力。能够让这个安静的屋里有些乐趣。

  

  “快四点了,赶紧去睡觉。”林迟双走过去把电视关掉,他对正在喝水的魏曙臣说。

  放下杯子:“可我还不困啊?”

  “早晚会困的。”他蹲在魏曙臣面前。

  

  “……”这话也没错啊。停顿了下,反问道:“你跟我一起熬的夜,你不困?”说完,他看林迟双沉默不语,想起身把电视打开,可手突然被拉住,只好坐在原地。

  林迟双找了个借口:“我过会儿要上班,你赶紧睡觉去。”

  

  魏曙臣OS:这他妈跟我不睡觉有关系?

  

  这要是不答应,指定能“闹”个几小时。他只好哦了声,便回房。

  

  混着雨声,钟针缓慢的移动;使月亮有丝疲倦,忙得落下山,离开天。可惜太阳来得慢。

  

  东区一街2巷。时空局。

  

  “一夜啥都没查到…唉…”五人聚在一块,聊着昨夜的成果“静啊,你等任局来的时候,把昨天观测器的事一起汇报了。”一人说道。另一人答应。

  “要是这样下去,咱天天熬夜,合着直接集体摆工?”说话这人是景思。其他人和他相同,一夜未眠,困到极致。

  林迟双没理他们,看着早间新闻;偶尔也会有人凑过来瞧瞧。

  原本只想看看的王争,随意读了遍新闻通知:“今早五点五十三分,东区三街巷口发生‘黑三角’案!?”念完,他与其他人一同抬头看向钟表。

  

  七分钟前发生的事情……这下真就集体摆工了。

  五人在请假单上写下各自的名字。奔向现场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穿过几家商铺,人越来越多。为了防止上次那样枪杀事件再次发生,几名警员把人流“驱散”开来。

  

  “任局?”王争一眼望到在现场的任严,抓住一名警员开口:“我们是时空局职员,来找任严的。”

  那警员倒也听过时空局的名号,没给什么好脸色,抬抬手让他们进去了。

  

  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任严有些疑惑。

  “呃…办案而已。”死都不会告诉你,我们专门请假来现场只为看一眼尸体。结果白请了。

  

  “任局,我们先去看一下尸体;静啊,你待在这里汇报昨天的情况。”说完,他们走去。

  

  一个女人光脚斜躺在路中央。她双手无力握着一束鲜花,嘴巴微微张起,眼睛直盯向天空;额头处被人割成三角形,再用黑笔描上……尸体周围没有一丝血迹,像是凶手专门搭理好,给你看的。

    

  四人看见地上的尸体,一脸震惊。她是苏惯的护工!

  凶手到底是有多恨苏惯?有半点关系的都要杀死……

  

  “孤儿院在南区,两地离这么远。”景思嘟囔一句“还是捅腹?”他看着被血染红的上衣。

  林迟双说:“许局那边凶手不是自首了吗……”回想起事情经过“如果许局没抓错人的话,那这个凶手是在模仿案子?”

  从今年“黑三角”案解封以来,每起都像是在阻止办案。想是要抹杀掉某种东西。

  

  “有可能。”王争向前走了一小步“凶手应该跟苏惯没仇。”如果有,为什么不在曾经杀死,而是选择在人多时?他是想让人们看见?

  

  “叮——”老柯低头从兜中拿出手机,看起发来的信息。猛然抬头,对他们说:“三十分钟前,那个‘匿名’又捐款孤儿院了。这是今年第二次,捐的也是最多的!”

  林迟双蹲下观察着尸体,不久他开口:“死者是孤儿院的人,捐的也是孤儿院……他是在‘赔礼道歉’?”

  

  再仔细算算,三十分钟前捐的款;那个时候死者已经被害了,前后只相差一两分钟。先杀后赔?

  简直变态!

  

  任严走过来,旁边跟着刘静茜。他说“景思、王争你俩去调查‘观测器’异常事件,其他人继续破‘三角案’。”

  

  “是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【问个比较致命的问题,有多少人是从第一章追到现在的?】

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这周第一更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