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67.。

  日落月升,暗路黄灯。夜晚。

  

  “查了那么多,一个都不是…”刘静茜闭眼轻揉太阳穴。要有多气就有多气。

  景思哀嚎“哇!现在匿名人士这么难找吗!?”已经对电脑看一整天了。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  “操啊!这人得多变态?”王争怒锤键盘

  老柯向他们翻了个白眼:“呵,要是好找,我昨天就不会熬夜!”

  

  唯一一个能冷静下来,也就林迟双;他低头发了个信息,继续工作起来。

  

  景思静下心来“要不我们换个方向查?”其他人看向他“你们看啊,苏惯父母跟院长认识,院长跟苏哲一家认识,他们都可能认识照片上的人……”

  “那查……”“查苏哲家!”还没说完,老柯插进一句。

  苏惯父母没什么有用的线索;而院长只是两人的‘引线’。能有点用的也就苏哲一家。

  

  “噔——”突然直挂墙上的时钟发出声响。现在已经九点了。

  

  老柯看着其他人“算了,先回家吧;如果查到了,记得发群里!”

  话落,他们便开始收拾东西。顺把电脑关机。

  

  “走吧?”王争站在门外。

  老柯叫住他:“等我一下,我再去机械室检查一遍机器。”说完,他走向机械室。

  灰暗的房间里摆放几架机器,闪起的光应约能看见乱放的工具零件;为此映下重重影子。

  

  老柯把工具零件捡起放回原处。转头查看每架机器。

  一闪一闪的红点出现在屏幕上,老柯皱眉轻拍机器,没改变。

  “老柯你快点!过会儿可能要下雨!”王争大步走进机械室。

  看人没回答,他走近些,望到那闪起的红点。

  

  两人一同沉默。

  

  老柯掏出手机,录下观测器亮出的画面:“先把这个发给任局。”

  王争没说话。但他知道红点闪代表时间线不稳定……有人违反时间法?!

  蓦然之间屏幕黑去,等再次亮起,红点消失不见。

  两人转头对视。这是怎么回事?

  “这机器昨天修了吧?”王争说。老柯还是很懵“这……就算坏了,它也不该显示红点啊?”“要不就这样发给任局。”另一人嗯了声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午时下的雪早已融化成水坑,几朵失了魂的花躺在水中寻找绿叶;搁天上儿的月撒下光、呼起风,却未能俘获人心。下了雨。打着雷。

  

  23:08

  

  窗外雨滴答,伴着偶尔响起的雷声,让人睡意产生。

  屋内就魏曙臣醒着。他侧躺在原来的那个小床上,一眼便可以瞧见林迟双。他没有吵醒他。就单单看着。

  过了许久还是没睡去,他起身下床,走出卧室。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言天乩,他盘腿坐在地上,看着面前没声音的动画片。谁都没吵醒。

  

 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。仍是睡不着。他傻愣愣地盯着屏幕发呆。

  

  千刀万剐?还是死?

  又是错乱?又是崩塌?

  到底那个是真的?

  这些东西在魏曙臣脑里来回窜,始终得不到回答。是真的烦啊!他双手摸乱头发,想让自己冷静些。没用。

  他停手抱着头;眼中含起丝丝泪滴,张口呼吸声与颤抖和一体,终让泪从眼里掉了下来。

  为什么要救我?!

  为什么不放弃?!

 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?!

  为什么我没死啊……

  这些问题把他逼疯,却没给答案。泪擦不尽,身依旧发抖。

  他想着言天乩曾经说的话:“‘千死罪’应该跟千刀万剐差不多吧?”一句,两句“只要接触一条就会死,更何况他违反的不止一条。”

  窗外的雨滴答着,一雷声及时打断回忆。

  

  魏曙臣抬头看着动画片里滑稽的表演,一笑。

  时间不多,就好好珍惜吧。把我想说的告诉他。告诉他我爱你。

  

  关上电视,起身去厕所;流水声与雨声同起,他双手捧水向脸泼去。一顿乱揉。

  

  大概是水声过于大了,竟把林迟双“吵醒”。他睁眼却没看见床上的人。去客厅找。

  恰好与洗完脸的魏曙臣碰了个正面。

  “我…我睡不着,想看会儿电视…”魏曙臣是真的睡不着。

  “没事,你看会儿记得睡觉。我早起工作。”林迟双倒是没说谎;这几天案子卡住了,早点办完早休息。又要查人。

  

  “嗯?那么早工作啊,你是干什么的?”现在连凌晨两点都没到。

  林迟双说:“算查案的吧。”

  

  “查案?要不跟我说说,我还可能帮上忙呢~”

  

  “你是不是哭了?”眼睛有些红…

  

  “呃……你看错了,”魏曙臣有些尴尬“跟我说说你查的什么案子呗?”

  光线较暗,但林迟双觉得自己没看错“你为什么哭?”他问。

  “什么案子?”魏曙臣全当听不见。

  不愿说,就不追问“算了,跟连环杀人案差不多吧。”

  

  “卧槽…这么刺激?”他低声道“那案子发展到哪了?”

  “凶手自首了,但案子应该没完。”两人小声说,让沙发上的言天乩做了个美梦。

  

  魏曙臣问:“凶手不止一个?”

  “不确定。”他回答。

  “那你怎么查?”凭空乱想吗?

  “从新查。”

  说罢,林迟双回屋拿手机电脑。开始工作。

  

  “就没有可疑处吗?”魏曙臣实在是无聊。

  林迟双对着电脑查阅资料:“有很多,可找不到连着的线索。”

  “你现在在查线索吗?”就在旁边看着他工作。

  “不是,我在查跟案子有关的人。说来也奇怪,一个活生生的人,找了一天都没线索。”他回答。

  魏曙臣说:“为什么要查这个活生生的人?”

  原本这就是句无疑问的话,却让林迟双听出别的意思:

  活人没有,就不可能是死人吗?苏惯父母找他转替,他死了也可以找别人啊!

  

  他转头对魏曙臣,解颐“小阳光真聪明。”

  “啊?”一阵懵。为了不打扰他工作,魏曙臣坐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看电视。

  

  如此,一个多小时过去,林迟双按死人查,竟真找到了与照片长的一模一样的人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没了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