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66.。

  老柯拿起坐上的保温杯,喝了口,继续说:“我原本也不怎么相信,简单查了查。苏惯的父母因为意外住进医院,孩子也被迫成了‘孤儿’,但后面父母出院了竟然没去认领他们的孩子。”

  “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?”刘静茜听完,没发现任何线索。

  

  “先听我说完OK?”老柯从包里拿出一沓纸,递给他们“按资料,苏惯是在三岁被送进孤儿院,再到五岁领养……啧,说实话,我挺怀疑院长的。难道苏惯住进院里时,就没查查她父母吗。”

  

  接纸的人是林迟双,他低头看下去“院长认识苏惯的父母?”

  

  老柯打了个响指,表达正确。

  

  “我倒是听说,孤儿院的所有收入来自‘苏惯’,这钱有可能是她父母给的。”林迟双抬手把资料传给其他人看。

  老柯反驳过去:“不可能。我问过护工。是一个男人匿名捐款的,和苏惯父亲完全不像。”

  

  “会不会是有人帮忙转达?”王争从话中听出了大概。

  

  一阵沉默。

  

  景思讲出话:“我们为什么要从苏惯这里找线索?”

  “不是不行啊。从时空局建立以来,三角案死的人都跟手环拥有者有关。想查别人吧,死者无儿无女……”这还能说什么?

  

  无用的叹息声。

  

  林迟双听他们叹气,有些烦躁:“案子需要查谁?”

  “嗯…”老柯翻了翻手机相册,把在孤儿院偷拍的照片发过去:“旁边这个很矮的男人,我找了一夜资料都没找到。”

  

  “叮咚——”信息铃声传来。

  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老柯建群把他们四个拉了进去。照片也在其中。

  林迟双没在意,从群里保持完照片,便回到办公桌前查阅资料。

  其他人见状,没去闲着。一同查起照片里的男人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雪跟随风的轨迹飘落地面,杂着树枝或枯叶与灰脚印凑成一块。几堆名叫“凌霄”的红花躲过叶片,直伸墙外;惹得路人皱眉看去。

  

  从阳台观望,魏曙臣伸手触碰雪花。遗憾雪下的实在是太小,轻点指尖,就不见踪影;让他失了兴趣。只好回屋消磨时间。

  

  “我能问你些问题不?”他走到言天乩跟前,问道。

  “你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吗?”总该想起曾经的往事吧?

  魏曙臣绕过他说的话:“我问你,曾经你和林迟双认识吗?”

  “曾经?你是说还没被你碰瓷之前?”魏曙臣被他说无语了。这怎么成碰瓷?

  言天乩看他没吭声,继续说:“应该不算认识吧?他是执行者,抓我很正常啊。但后面不知道咋回事,他就被撤回去了…”他想了想“好像是因为时间错乱?总之他最后回来抓我的时候,被你碰瓷了!唉,就你没有发现我老是偷偷跟着你们吗?”

  魏曙臣OS:怪不得次次都能见到你……

  

  “你能告诉我,林迟双父母是什么样的吗?”这才是他来的主要目的。

  言天乩说:“你俩是不是有啥病?一个找我问‘病怎么治’,一个又问我‘父母怎么样’?”

  “那你到底知不知道?”

  

  “没见过。”

  

  魏曙臣没了兴趣,随便问了他一句“哦,那你想要的是什么?”

  

  “你问我啊?”言天乩有些意外的看向他“唉,我曾经没啥想要的,就单纯想活着。”

  他又问:“现在呢?”

  “还是活着咯!”

  

  “你就没有什么想完成的吗?”

  

  “有啊,谁没有这辈子想完成的?”

  

  魏曙臣看着他:“那你怎么不说?”

  “我想完成的,可能这辈子都完成不了。”所以说他干什么?

  “这么确定?”

  

  “事情都发生了,确不确定又有什么意义?”

  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

  “已经过很久了。”他仰头想起“那时候时空局才刚刚建起,任严当上局长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被怀疑‘违反时间法’,再是通缉。我试过告诉他,可那一天他没回家……”说到后面,他声音越来越小。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  “你说的是案子?”他点了头,魏曙臣说:“要不你跟我说说?”

  “呃……我可以证明我没违反时间法。”

  

  “那你怎么不跟他说?”

  

  “他见到我就要逮我…”我怎么跟他说?

  

  “那还不如跟我说。”

  

  言天乩自顾自的说起来:“最大的问题无非就两种,崩塌和错乱。如果是错乱,当天便发生了;如果是崩塌,我现在还有可能活着吗?可明明我被通缉那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过了这么久一点事都没有…更何况在我被通缉的前一个月没再动过手环;就算我逃到过去,同样也没用过手环…”

  可笑啊,谁发现了?又是谁告诉他们啊?

  

  没人。发现如何?没发现又如何?

  

  到头来,我还是会死。压在身上的“罪”也一起被掩埋。

  

  “啊?你们是怎么确认时间的?要是用那个什么手环,你们怎么回来?要是与时间不符,不是还会崩塌错乱吗?”魏曙臣着实不解。

  他回答:“手环拥有者在使用手环时要向时空局汇报才能回到过去;在过去线,也会提供他们现实的准确时间。”

  

  “我一个不属于这个时间的人,来到这里不会导致时间崩塌错乱吗?”魏曙臣知道林迟双违反了时间法。

  

  “会;只要接触一条就会死,更何况他违反的不止一条。‘千死罪’你知道吗?”言天乩转头看向他。

  摇头。人就一条命,怎么会千死?

  “‘千死罪’应该跟千刀万剐差不多吧?”可能除了时空局的人,没人知道。

  

  窗外的雪早就停下,长出墙外的“凌霄”也已枯萎;风一吹,吹掉了棕叶蔫花,留下的雪又有什么用?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

凌霄(学名Campsisgrandiflora(Thunb.)Schum.)别名紫葳、五爪龙、红花倒水莲、倒挂金钟、上树龙、上树蜈蚣、白狗肠、吊墙花、堕胎花、芰华、藤罗花。

亚科:硬骨凌霄族

季节:7-8月

花期:5-8月

【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】

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本周还差一更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