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65.。

  凌晨两点的楼道宁静至极,升起的月光散落在窗沿四周,几根烟头不齐的落在地上,让人看的厌烦。

  “呼——”窗户旁站着个男人,他动手把嘴边的烟移开,长吐一口气。一串薄烟飘向窗外。

  他侧身依在墙上,眼睛直望向天上的月亮;抬手吸了最后一口烟,便把烟头扔在地上……

  “唉,今天十一月……”男人从兜里掏出烟盒,打开拿出一根;叼在嘴里,顺着窗沿放着的打火机点燃“日子不多咯!”笑笑说完,把打火机放回原位。空空的烟盒也给扔了。

  男人想起自己现在的样子:黑眼圈,胡渣,还有不爱洗澡和吸烟的毛病。这跟原来的他截然不同。

  “啧,还不知道那时贝贝还认识我不?我现在这个样啊……”低头一笑,吸起烟来。

  

  晚风穿过楼道,伴着难闻的烟味和滴答的漏水声,砸破安静美好。乍然出现的信息铃声也加入其中。

  

  男人拿起手机点开那条语音短信:

  “您好,荣先生!恭喜您被我公司录取!统一服装正在送往,预计明天下午到达,也请您在后天早上准时来上班,谢谢!”不难听出,这是机械合成的女声。

  荣德欢把手中的烟甩灭;一个星期内他应聘了四个职位,通过的也就这个修水管的位置;不管如何,他都不想白白浪费最后四个月时间。丢掉烟头,走回家中。

  

  屋子是一室一厅的设计:客厅堆满垃圾,卧室放着机器。两不耽误。

  

  荣德欢直走向卧室,蹲在一个机器旁;重重拍了拍,那机器闪现出画面来。

  白点压住红点,只能显现一条红线围绕。

  他看过去,渐渐皱起眉头。这玩意儿是他自己无聊时组装的观测器,而那个白点就是机器的位置……红点也便是违反时间法的人。

  荣德欢紧盯着屏幕。

  能在观测器上出现的人,要么是手环拥有者,要么是不属于这个时间线的人。后者实在是荒诞,可除了言天乩谁会去违反时间法?他也明白,曾经观测器上也出现过言天乩的名字,但那时观测器才刚刚出现,出点错也很正常。

  林林总总没人敢去怀疑,唯独那个任严;三天两头的提交申请,好不容易成功一次,得到个修理机器的机会,也没成功……

  荣德欢想到这,长叹一声。毕竟那次是他去修的。

  自己跟言天乩倒不是有仇,也谈不上喜好。包括其他七个发明者。

  他们知道研究这东西,成功率小到极致。

  尽管未来成功了。

  

  而荣德欢的妻子——李贝,正是在成立时空局的前三个月,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他也想过办法,想用时间手环把妻子带到身边。可万万没想到,妻子死后的一个星期,言天乩就把手环报上去了,还出现了“时间法”。

  别人欢呼庆祝,但荣德欢笑不出来……

  

  等三个月过后,荣德欢领命到新建的时空局修理机器;当看到显示的人是言天乩后,冷笑一声,继续维修。

  

  几年前言天乩被通缉的事可能是因为自己修机器,但最后的时间错乱倒是跟自己没什么关系,也可以猜出来这跟言天乩也没关系。

  要是在时空局,简单查个手环编号,再确认一下位置信息,就可以确定。来回不到一个小时。

  但无奈,荣德欢可以拼一个观测器,却凑不齐整个时空局。

  

  想着解决办法,也疑惑问题。

  

  想,怎么样才能找到红点代表的人?自己挨家挨户的问?还是找王姨?

  疑惑,时空局怎么到现在还没发现有人违反时间法?是自己又把观测器整坏了?

  

  荣德欢闭眼躺到床上。仔细数数……还剩四个月零二十八天,他不想在浪费时间。找工作,是想回报王姨照顾自己那么长时间;回头想想,才发现自己搞砸了那么多事情,也该帮时空局解决一些麻烦了。

  下定决心后,他便睡着了。

  

  殊不知,观测器闪出的红点在白点下消失不见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王争一大清早来到局里,只是为了开门,可偏偏林迟双来的比他早:“嘿哟!今天来那么早啊?”按平常可都是最后来的。

  “嗯,准备赚钱养家了。”林迟双看门开了,走进去。

  王争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懵:“啊?你这是跟你对象结婚了?”

  潦草回答“快了。”

  

  钟表里的指针不停转动,窗外隐现出雪花;从窗往外看,这雪早已积地。

  

  “嗷…早啊,同志们!”老柯打完哈欠向其他人问早。他是最后一个来的,却没迟到。

  景思说:“就这还早啊?你抬头看看几点了?”再晚几分钟,你就被扣分了!

  “嗯?”他抬头看了眼墙上的表,可眼睛困得睁不开。一步一步走到自己位置。连话都不想说话。

  王争凑过去,问了声“咱们的五星忠诚工作员,昨晚是熬夜打游戏了?”

  “滚啊,我昨天查了一夜资料!你知道我承受了什么吗!”他趴在桌子上,连眯一会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刘静茜看向他们:“承受什么我们不知道,就挺想看看你查的什么资料~”经过几个月,他们四个渐渐熟了起来。

  “还能是谁?肯定是‘三角’案呗!”景思插进去。

  

  老柯说:“大哥们啊!我算求求你们了…让我睡一会儿,行吗?”就想睡个觉,有这么难吗?

  有!

  景思拿起笔在他面前晃了晃“上班时间打瞌睡也要扣分!”

  

  “……”只能被迫睁开双眼给他们讲“唉,案子跟咱们预想的一样。苏惯和苏哲同时认识一个人,这个人每年都会匿名捐款孤儿院,但我没查到。”

  “你这晚上就查了这么一点?”王争坐在他旁边问去。

  摇摇头,他继续说:“我本来想顺着往下找,查到了苏惯的父母;在孩子送进孤儿院的时候他们却还活着,而且没有任何症状…”

  

  这段话把所有人都给震惊了。如果苏惯的父母没有死,那他们为什么还会把孩子放到孤儿院?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本周第一更)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