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64.。

  走过沙撒的道路,顺着墙壁一直向前走,便到了那个“孤儿院”。

  这个地方看起来更像学校。老柯望了眼保安室,里面长满了绿植,藤条从窗口伸出来,隐约还能看出里面有个桌子。

  把铁门推开,老柯走了进去。

  

  一排不高的楼上挂着“好好学习”四个大字。这就是个学校。

  老柯走进其中一栋楼中,试着把每间教室的门给推开;连着两层都没人,教室里更是杂草丛生。查看第三层时,终于听见了声响。那是一个女孩的尖叫声。老柯回头向后望,他猜测那个女孩在四楼;可那里是楼顶。老柯来不及去想,奔向四楼……

  他松了口气。女孩没事,旁边还有个妇女,大概是女孩的母亲。她正在安慰着女孩。老柯走向前想询问妇女,但刚说出一个字,更多人跑上楼顶来。

  “您是?”楼顶上差不多有七个人,她们敌意的看向面前穿着像警服的男人。

  老柯解释道:“我是来找苏惯的。”他没有说出时空局的事情。

  

  “苏惯…”妇女们听见这个名字,难以置信的看着老柯。许久过后,她们其中一个走出来“这位先生很抱歉…苏惯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死了…”

  听到回答,老柯才确定这里是孤儿院“这个我知道,我来是为了想跟院长聊聊。”

  她没说话。其他的人抱着那个女孩,下了楼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天还没有暗下来,现在应该快五点了。

  

  院长正在教室里跟孩子们讲课,突然被叫出来“出什么事了?”她毫不知情。

  妇女把事情跟她说了,此时两人都认为老柯是警员。

  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你先进去教课,我在这呢。”院长安慰了几句,便让妇女进教室了。

  她转头又对老柯说:“警察同志,可以到别处聊吗?我不想打扰孩子们学习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老柯同意,跟着院长去了她办公室。

  

  按资料来说,这个院长姓王,今年六十多岁依旧单着身;白衬衫下配着黑长裤,天气太冷就再加个外套。这就是院长穿的衣服,在孤儿院里的护工基本上也都这么穿。

  

  “警察同志怎么称呼?”院长有着很高的文化,对人也是温和。

  老柯只告诉了她自己的姓氏。

  院长也只是嗯了声,带着他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  

  绿藤仍是伸向二楼的窗户,还过分的开起了十几朵叫不上名的小野花,但它露出一缕阳光把屋里的黑暗驱散;老旧的木桌上摆着几本教科书,可这也挡不住坑洼的桌面。办公室不挤,两个书柜放左右两侧,才感觉小些。

  “柯警官,我知道你是来问苏惯的事。”院长在书柜旁翻翻找找“这是惯惯所有的身份信息,里面可能有你想问的。”说罢,她把资料袋递给老柯。等他笑笑接过,便放心离去。

  

  老柯站在门外,从袋中拿出几张纸,翻看起来。简单略过自己曾经找到的信息,只剩下最后几页。

  皱起眉头,苏惯是干了什么?每年几万的收入给院里?疑惑之余,他空出一只手,从兜中掏出手机,把那张来钱收入拍照发给任严。

  发送完,他继续看起来。在袋中还夹杂着几张照片,翻出一张来看,里面是三个人:两男一女。

  不难猜,其中的女人是苏惯,那时她还穿着孤儿院的统一服装;旁边站着的俩男人,应该是苏哲和他们父亲。

  第二张照片也是两男一女,里面有苏惯苏哲,可另一人跟刚刚那张的男人不同……

  老柯来回切换着两张照片,无论是胖瘦还是高矮都不相同。他把这两张照片也给拍了下来,不过他没发给任严,只是偷偷放在相册。

  

  第三张照片。这张与所有的都不同,它是黑白的;里面是苏惯拉着另一个女人的手。老柯查过,苏哲他们一家在收养苏惯的时候,母亲早就去世了。这个女人绝对不是!

  老柯看着照片中的女人。转念一想,拍这张照片的时候,苏惯穿的是孤儿院的衣裳……这可能是护工?

  

  还剩最后一张。可这张压根看不清!彩笔在上面胡乱划过,把照片里的脸画得跟个鬼似的。拿起照片时,还有些粘手。这应该是被水弄湿过。

  苏惯这么恨照片里的人?会是谁?

  

  资料袋里就这些。老柯走进院长办公室,把东西放到桌上。

  他现在要去问当时照顾苏惯的护工是谁,可能她知道的更多。先去问院长。

  

  “请问,王院长在哪里?”原路返回时他没有找到,逮住一位路过的女人问道。女人回头看向他。这人长得好像那张黑白照片里的人……

  老柯急着问过去:“你是苏惯的护工?”

  

  女人没回答,上下打量着老柯。等了一会儿,她才说出话来:“警察?”

  

  “呃…是,你是苏惯的护工吧?”老柯看女人点了头“那你能告诉我苏惯的一些事吗?”

  女人说:“许局长不是知道吗?”他还看过苏惯的日记本呢!

  他想着理由“是许局让我来的…”这话说的有些心虚。

  女人犹豫了下“可惯惯已经下葬了。”

  

  “我只问些事。”又不是挖坟。

  

  没等老柯去问,女人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:“好吧,惯惯在生前没招惹过任何人,关系最好的也就苏哲他们一家。”

  “谢谢…那苏惯每年收入给院里几万是怎么回事?”他问道。

  

  她回答过去:“几万收入?那个不是惯惯的,是苏哲的朋友匿名捐款的。他每年都会捐,不过我们都不知道他叫什么。”

  “那这人有没有来过这?长什么样?”这或许就是凶手。

  女人思考着“他已经好久没来了,记得最后一次见他的样子很矮,才到我这里。”女人用手伸向自己的肩处“年纪很大,身体也有些胖。”

  老柯已经没什么要问的;谢过女人也就离开这所学校了……

  

  刚刚那个女人并不是特别高,那个男人却只在她肩膀处,这跟那张照片里的男人一样。老柯想着,从兜里掏出手机,翻看那个自己拍下来的照片。如果猜的没错的话,那个匿名捐款的人就是这张照片里的人。

  老柯在马路边叫了辆车。

  离开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没了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