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63.。

  桌上的本子因风吹翻页,潦草的字迹被风看在眼里,但他始终漏了最后一页。

  本子的主人跑去把窗户关上,自己却翻动那一页,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两个大字:解释。

  

  “机器修好了,”荣德欢说“没啥大问题。”修理费已经给了,他也没理由待下去了。

  任严回道:“好。”

  

  离别。

  

  办公室里只剩下任严一人,他来回翻动着桌上的本子,里面的内容他熟悉至极,却百看不厌。

  窗外的阳光斜射进来,他指尖触碰在“解释”这个词之间,来回滑动。上面字迹潦草,但看得懂。

  整个办公室很简单,一张桌子、一个转椅,再配上盆绿植。便没了。

  叹了口气,把这烦人的安静打破。他掏出手机,准备跟母亲发条信息问好。

  发完后,太闲,他翻动着几年前的消息。很少。除了平常过节祝福一下以外,便是工作。

  

  这让任严看得越来越乏味。

  

  他关掉手机,顺手看起“黑三角”案的资料。可这案子已经结了,这又有什么好看的?

  来回折腾,最后什么都没干。越闲越容易想过去的事情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2117年:6月29日

  

  那一年时空局成立,六月初任严当上局长。可后面接来的都不是喜讯。

  先是言天乩被怀疑违反时间法,后是确定,再是通缉。

  任母说起当时言天乩来家中找他的样子。着急。

  “小言今天早上来找你,我跟他说你出去了,才离开。你告诉我,小言是惹什么事了吗?”

  问了三四遍,任严都没说出真相。他不是想瞒着,可规定中写了,不可把时间通缉者告诉未执行者。任何人都不行。

  他只能含糊不清的回答。

  “你们到底出什么事了!?”任母再次逼问,还没没说清楚。

  早上能见到言天乩的只有任母,但她没去形容。

  只知道,那时言天乩抱着一大堆纸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,写的什么没看清;他紧敲了好几次门,开门的时候都快哭出来了。

  最后还是憋住,见到任母第一句话就是问任严在不在家。

  回答是没有。

  任母问起,他只能编出个“和任严出去玩”的理由;这没让他没死心,蹲在任严回家的必经之路旁,可他等了一晚上都没等到……

  两人谁也不知道,是哪位在路旁等了一天;又是哪位在局里找遍了所有的资料。他们不知道。

  

  最后言天乩没等到任严,把自己写了几年的绿册子放到他家门口,还特意在最后写上“解释”二字。

  他不确定任严会收到,但他现在不能死。自己没有触犯时间法,更谈不上“死罪”。只能逃。

  六月三十号,通缉者——言天乩在凌晨登上所有执行者的名单;位置在过去。价钱也是最低的。

  

  三年过去,因为规定赏金只能不断提高。却没一人完成。

  传来的都是半死已疯的消息,可今年不一样。言天乩死了。

  

  ……回忆停止。

  

  任严揉了下鼻根两端。

  一阵敲门声的袭来,让他放下。

  走进来的是老柯,他拿着今早发的资料:“任局,我发现这案子有不对的地方。”

  他没吭声,示意让老柯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在这几起案件里,凶手少数用尸体来引人注目,实际上根本没有杀人。”继续说:“其中有个叫苏惯的十四岁女孩在认领尸体时被‘误杀’,但我和王争、景思还有刘静茜都怀疑这不是‘误杀’。听群众聊天时,我大概明白凶手并不是只开了一枪,要是这样,误杀就没多少可能性了。其次,苏惯认领的尸体是曾经在言天乩的任务中死去的,名叫苏哲……我差不多能判断这案子还没结束,或者是言天乩还没死。”

  任严不是没有想过:“想的差不多,但许局那边已经有人自首了。”

  “嗯,这个我在资料是看到了。难道没有可能是那人被迫冒充吗?”老柯表明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

  这问题任严问过许局,许局说,自首的人把几年前的案件说出来了,还对上了。这最后一点线索都被剪断了。

  

  任严跟他说清楚后,两人沉默不言,都在想着各自的事情。

  

  “任局,你说苏惯和苏哲是不是认识同一个人?”老柯想起景思的话来。如果是这样,那就有理由说明凶手为什么要杀苏惯了!

  任严认同他的说法:“认识的人太多,我只能把里面最有嫌疑的列成名单给你…”拿笔在白纸写上。

  老柯站在原地等着。

  

  写好后,任严把名单交给他。纸上有十多个名字,但有嫌疑的有三个,其他可能性不大。

  “是!”接过名单。他们要从最开始观察这起案子。

  这几个月,有他们忙活的了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老柯批假出来查案,第一个:孤儿院院长。

  看着周围杂草丛生,与发霉的木牌上写的“孤儿院”。这里得是多少年前的地方了?

  他往里面走去。

  路是用沙子撒上去的,走一步沙粒就会被翻起;草下半身绿着,已经枯的差不多了,展现出来的野花与这些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石头堆在路旁。它们压过草,逼得长出青苔。

  周围连棵树都没有,老柯没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,按照手机导航往前走。

  

  路旁一位提着垃圾袋的女人突然叫住他:“您好?您这要去哪了?”女人跟他说明,不管你向前走几公里,都不会看见有房子。这里已经荒废了。

  “那请问,这附近有没有孤儿院?”老柯问女人。

  她回答:“孤儿院吗,我是那里的护工。”走到这来是为了倒垃圾;她用手指向右边继续说“要往那边走,差不多需要几分钟就可以找到孤儿院了。”

  

  谢过女人,他继续走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

【今天七夕,祝贺你七夕快乐!】

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还有一更)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