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61.。

  荣德欢手上拿着工具,蹲在机器前面,疑惑至极:“这机器也没啥毛病啊?”

  站在他旁边的老柯也是很懵逼:“不可能啊,今早我检查的时候它都不显示…”

  两人相继沉默。

  

  这刚准备要拿修理费的荣德欢转头对旁边的人说:“要不我把能换的给换了?”

  “这也行…吧?”老柯挠了挠头,应声。

  听见回答后,荣德欢一只手伸出比了个“OK”。

  老柯倒也挺相信他的技术,毕竟手环都是他们这群人发明的。没多想就走了,留下荣德欢一人在机械室里。

  

  走过机械室、档案室、局长办公室他便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。

  

  “你怎么那么快回来了?不去学习学习?”王争看见老柯坐回位子上,出口道。

  老柯说:“去学习啥啊?机器压根没坏。”

  

  “那荣老师人呢?看完东西走了?”

  

  老柯喝了口水,继续解释“没,他在机械室把该换的零件给换了,免得再坏。”

  

  “看看人家……”景思在旁边听着,瞬间体会到老员工的努力。

  老柯是真的不想戳破他的幻想,人家修东西是因为有修理费,又不是白干。

  

  “唉!今天发的资料里面怎么有个十几岁的小姑娘?”刘静茜拿起资料,坐在转椅上,面对着正在聊天的几人“不是说今年就死三起吗?这个小姑娘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王争看起自己桌上的资料“啊?什么小姑娘?”从刚才到现在,他连一眼都没看。

  “还能是哪个?最后一张有个叫‘苏惯’的女孩,才十四岁。”刘静茜顺便连年龄也给念出来了。

  “我去,这凶手不是人啊!”王争说。

  “的确不是人,”老柯放下自己的保温杯“这个叫苏惯的女孩是前任执行者苏哲的妹妹,俩人还不是亲的。”

  老柯是管机器方面的,掌握的资料比其他人多也是不足为奇。

  他继续说起自己查到的资料:“苏哲没完成‘通缉言天乩’的任务,最后也死了。家中也没人,最后没办法,埋在一巷坟场那了。”

  老柯看着他们望向自己,总感觉不对劲“你们看我干啥?”

  

  “你说会不会是误杀?”景思紧紧盯着。

  老柯翻了个白眼,继续说“可能性非常低,我听那次围观群众议论说凶手开了枪?还不止一次。要是这样的话,误杀就没有可能了。”如果是误杀,那凶手开那么多次枪为什么不会误杀围观群众,而是恰好射向死者家属的苏惯?

  

  “会不会是苏惯知道些什么?”刘静茜皱起眉头。

  “不确定,苏惯从小就是孤儿,认识的人基本上都死了,她还能知道什么?”四人聚在一起聊着案情。

  

  王争说:“苏惯是不是认识了一个人,这个人苏哲也认识?”

  老柯想了一会儿才说出来:“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  

  线索连了起来,可这条线索又深又长。对错也成了问题。

  

  突然的声音,让他们转头看去。

  “嘿?你们聊啥呢?”荣德欢拿着工具箱停在楼道,看向谈聊案件的四人“观测器修好了。”

  

  “啊?”老柯抬头望向墙上的钟表,已经过去半小时了。

  他起身走过去:“哦哦,荣老师等我去检查看看,要是没问题,就可以去任局那里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荣德欢简单应了声

  

  老柯走在前面,后面跟着荣德欢。走向机械室。

  

  等人把能检查的都检查了一遍后,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

  

  “荣老师没什么问题了。”老柯摸着机器对荣德欢说道。

  “本来也就没啥大问题,只是把零件换新而已。”荣德欢转身想走“要没啥事的话,我先去任局长办公室了。”话落,人就走了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楼道墙壁上挂着钟表,“滴滴——”的声音不用细听便听见了。

  

  荣德欢和任严曾经认识,走进局长办公室的时候,连敲门的动作也给忘了。

  

  “任局长!”开门。

  

  着突如其来的声音,让任严吓了一跳。抬头去看,才看见荣德欢,他连忙把桌上的绿册子放回抽屉里。可已经晚了。

  荣德欢开门的同时望向桌子,一眼便瞅见了那个绿皮本子:“唉?这本子怎么这么眼熟?”总感觉这玩意儿我在哪里见过“有点像言天乩原来在‘光阴’的本子唉?”

  

  瞒不住了,任严干脆不藏了,直接摆在桌上:“不是像,这就是。”

  

  “啊?你拿这个干啥?”荣德欢走到他面前的椅子旁。一屁股坐下。

  

  任严的手紧紧握着那个本子“没干嘛,就是看着玩。”

  

  “没那么简单吧?你想从里面找些线索?”任严没回答,他继续说:“我看你还是放弃吧,这个本子里应该除了手环以外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

  荣德欢继续说下去:“记得曾经在那个小屋子的时候,你跟言天乩关系最好,但后面……”突然不再继续往下说。

  

  “嗯,后面他触犯了时间法,再到死亡。”没人继续说,他任严就说下去。

  

  整个办公室安静至极,两人回忆起几年前的事情。美好与糟糕并存:

  

  2115年:6月11日:下午5点34:阴转雨

  

  在某道小巷的末尾处,有个小房子,小到里面最多只能住两个人;可就在这个小房子里,偏偏“住起”了十人。而里面住着的人把这个地方称为光阴。

  

  一个女人踏着双高跟鞋走进屋中“小言,外面有个人说是来找你的。”

  言天乩转头问那个女人,顺手把桌上的本子和起“来找我的?”等女人点头后“哦好,我出去一下。”言天乩连着那个本子一块拿出去了。

  

  那是个雨天,下得不算大。房子门口蹲着个拿着伞的少年,言天乩一眼就看出来他是谁了,悄悄走过去,碰了下少年的伞:“任严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?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这周更完了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