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59.。

  “天寒色青苍,北风叫枯桑。”秋天早已过去,留下的只有寒冷,凛冽的北风呼啸在无叶的枯桑中。

  但在房屋内,感觉不到寒意到来。

  

  “林迟双,你今天做的早饭怎么这么淡啊?还糊了……”屋里的三人围坐在桌子旁,吃着盘里的煎鸡蛋。那是早饭。

  那鸡蛋一面黑,一面黄。吃到嘴里什么味道都没有,还以为是家里没有盐了。

  “我觉得今天早饭还行……”魏曙臣说完便吃了一口;没味归没味,因为糊了的原因,吃到嘴里还有一点苦;可一想到这是自己做的,便无话可说了。

  对于一个从来不做饭的人来说,厨房就是一个摆设,根本不会在意“这盘菜有没有放盐”“这菜是不是糊了”这些问题。

  

  “吃太多盐对心脏不好。”林迟双插进一句,像是承认了这是自己做的饭。

  言天乩朝他反问道“那你就连一粒都不放?”

  “下次注意。”而他回的这句话,是跟魏曙臣说的:下次不会再让你去厨房了。

  这并不是责怪。

  

  他转头看向魏曙臣那边“嗯,忘记说了。我今天请了一天假,想带你出去玩。”

  “好啊!”答应“我还挺想看看一百年后的世界!”笑着说。

  在一旁看着他俩的人觉得不对劲,开口问去“一百年?你哪来的一百年?”越想越奇怪。

  

  “二零一九年到二一一九年,难道不是一百年吗?”

  话传到耳朵时,只剩下惊讶。

  他惊讶的不是恢复记忆,失忆的人早晚会恢复。

  “二零一九年我都还没出生,连我妈都还没怀上我,你就已经二十多岁了?”我都能叫你爷爷了……

  “那又如何?你还不是照样打针?”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……”这话接不下去,他便找林迟双问“我感觉你家小阳光要找我报仇,你就不去管管?”

  林迟双也不傻,把自己的那份早饭吃完后,吃起了魏曙臣的那份:“管不了。”

  

  “嗯?”被抢饭的那个人看向那走自己饭的人。

  得到的回答是:“饭前要吃药。”

  

  “他不是都记起来了吗?还吃什么药?”言天乩已经猜到魏曙臣恢复记忆,就算没猜到,吃药也不是饭前吃啊。

  “吃的是防止营养不良的药。”这话无疑是在讽刺言天乩曾经解释的失忆原因。

  言天乩OS:我就不该问。

  

  “你先去换衣裳,过会儿我带你出去。”这话是给魏曙臣说的。

  应声答应后,便进了卧室。

  

  言天乩恢复平静:“你是真想准备把他留在现在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你要想清楚,你要是留下他,可就跟我一样是违反时间法的人。”要么被通缉,要么就死去。没别的办法。

  又是一句嗯。

  “你想好就行。”话完,他起身走向沙发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太阳升起,而这是十一月,没有暖意也算正常。前几天是下过雪的,不过下得小,等到第二天早上时,雪就像没来过一样。

  

  “咱先去哪玩?”一栋掉色的楼下站在两个男人。

  “先等一会。”林迟双说着,拉起魏曙臣的手朝最近的巷口处走去;而那巷口开着一家餐店,人家正准备挂起“午饭正买”的招牌,他俩就走过来。

  “还有没有包子?”

  “啊?还有还有,您要的是素的还是肉的?”

  “肉的,要两个。”

  “好,您先稍等。”这餐员向身后走去。

  等再回来时林迟双早已把前付好,接过包子谢去便走了。

  

  不用猜也能明白,这包子是林迟双给魏曙臣买的。

  “这就是‘防止营养不良的药’?”魏曙臣接过他递来的早餐。

  

  “总之比你做的鸡蛋好吃。”

  

  “噗……”忍不住想笑“那你还吃得下?”

  

  “不浪费粮食而已。”

  

  突然一只手挂在他脖子一侧,向下一拉,两人头挨在一起。

  魏曙臣喜笑颜开“恩公很顾家嘛~”

  他没有反抗,任由摆布“好了,快点吃吧。”

  “小二子,我今天真的特别开心!”开心自己没死,开心这不是梦……

  话落,魏曙臣主动吻上了林迟双的脸颊。

  

  那是第一次主动,也是在未来两人第一次的“亲吻”。

  

  而他没有吻太长时间,手也放下来了。因为他要去吃包子。

  

  “小阳光,我今天也特别开心。”开心也是因为你。

  林迟双这句话声音很小,他不清楚魏曙臣听见了没有?

  幸好他听见了:“你开心是因为我刚刚亲你?”怎么那么没出息?

  “不知道。”就算没有刚刚的事情,我也愿意去吻你。

  “嗯?”他继续吃起包子来。

  

  林迟双拉起他的手,走向街道深处。两人继续聊着天,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样……

  

  而还在家里的言天乩,除了看电视,就是睡会觉。能也多无聊就有多无聊。

  “咚咚——”不知是谁敲起门来。

  他还以为是那俩人忘拿东西了,站起身来准备开门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“小迟啊,你能帮我把楼道的垃圾收拾一下吗?”这人是房东太太,她看二楼最里面的角落堆满了垃圾,想叫林迟双帮忙收拾一下。

  “呃……”言天乩大脑正在飞速地转动。这该怎么解释?

  “你那位啊?”房东太太抬了一下眼镜;她的确眼神不好,但人家不瞎。两人发色完全不一样。

  “我…我是林迟双家的保姆…”结巴回答过去。

  “保姆啊?那你能帮忙把楼道垃圾收拾一下吗?”

  这下怎么拒绝,他出去了就是快死的节奏……怎么做都感觉不对。

  那个房东太太跟林迟双关系不错,找他来帮忙也说得过去,那为什么要找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保姆?因为打扫是我的职责?早知道就不开门了啊!

  “嗯?你在想什么呢?”房东太太温和地说,但这好像更不容易拒绝了……

作者:@小太阳!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“天寒色青苍,北风叫枯桑。”原文来自唐代 · 孟郊《苦寒吟》

原文是:

天寒色青苍,北风叫枯桑。

厚冰无裂文,短日有冷光。

敲石不得火,壮阴正夺阳。

调苦竟何言,冻吟成此章。


【哦豁,前几天浏览破十万了!!真的特别特别兴奋!】

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这周第一更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