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58.。

  风缓缓拂过,带来的凉意使人被迫换上长袖。站在阳台上的少年抬头望向夜空中的那一轮孤月。

  

  “时间不早,该睡觉了。”林迟双推门走进阳台把浴巾往少年头上一盖。

  那个少年是魏曙臣,他顶着浴巾没看林迟双一眼,眼睛还是望向天空“你觉得今天的月亮美吗?”

  “嗯?”疑惑后仰头看去“挺美的。”

  “对!比太阳美!”说这句话话前,魏曙臣默默祈祷他能听懂里面的意思。

  他的确是听懂了,可一想到人已经失忆了,还有什么好争执的?就淡淡回了句“这月亮没什么好看的,早点睡觉。”

  继续煽风点火“挺好看的啊,你刚刚不也同意了吗?”

  “美归美但比不上。”

  

  “月亮可以直视,太阳可以吗?”就算可以直视,你就不觉得刺眼吗?

  他听懂了,也明白。

  林迟双把手搭在栏杆上,看着前方说道:“阳光很刺眼,可能我喜欢的就是他的刺眼。”千万句话到这只剩一句。

  听到这多多少少已经明白了,他不是智障,能明白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也猜出来这不是梦了,虽然可能性不大。就算这是梦也是美梦。

  “小二子,”林迟双听到这个称呼愣在原地。魏曙臣没管他,把浴巾从头上拿下后继续说“你天天这么看太阳早晚会瞎的。”

  

  会心一笑。

  

  “小阳光?”他走近。

  而魏曙臣并不害怕,站在原地“你才叫小阳光,你全家都叫小阳光!”

  这句话是他们第一次确定关系时开的玩笑:

  一个叫“小阳光”,因为他叫魏曙臣。曙,曙光。

  一个叫“小二子”,因为他叫林迟双。双,二。

  

  “等一下,你先别过来。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。”他一手挡在前面,示意让林迟双别再往前走。

  尽管如此,还是没用。

  两人就此相拥在一起。

  这话跟没说一样,拦都拦不住……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“那个…咱先放开好吗?”你这样抱着真的问不出来。

  他嗯了一声便听话的放开了。

  “你和言天乩是怎么认识的?”魏曙臣把浴巾丢给他,像是在责怪一样。

  “为了救你,我和他做了笔交易。”

  问题肯定不止一个:“你们又是怎么回到2019年的?”

  “是2119年。”

  听着林迟双的回答,他一脸懵逼。合着我又穿越了呗?还不带换人的是吧?

  一半懵,一半无语。

  “我是穿过来的?还是在做梦?”

  

  “穿?你是说穿越?”

  

  “这个问题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是怎么到这里的?”

  

  “我带你来的。”

  

  “你们这是没有‘蝴蝶效应’吗?这么猖狂?还有,我听言天乩他自己说过自己是通缉犯,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,跟他完成交易?”

  

  问题太多,只能一个一个回答。

  先是关于通缉的“言天乩的确是通缉令上的人,他跟我说过曾经他犯的案子,有很多可疑处,这也是没把他杀了的原因。”他继续说:“而他被通缉也是因为时间和‘蝴蝶效应’,但在这个时间线里,我们有了时间法,是需要遵守的,每一条的惩罚都是死亡。通缉他是如此。关于案子你要是有兴趣的话,以后再说吧,让言天乩把来龙去脉给你说清楚。”

  “等一下!你带我到这来不是也触犯了?”因为你把我带到了未来……

  他点点头。

  

  “你把我放到魏府不一样吗!?”

  

  “把你弄丢后,他们就举办了葬礼。”

  

  怪不得能梦见自己死了,魏曙臣继续问“那你不能把我带回我自己的时间线里吗?”

  “任务过后是不能再开启手环的使用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无话可说。

  问题问的差不多了,一切谜团都被解开,可对于魏曙臣而言,这又是一个陌生的环境。本以为回去了,但那只是以为。

  “还有要问的吗?”这话是林迟双说的,他看到魏曙臣摇头后,把后半段补上:“那可以回去睡觉了吗?”

  

  “啊?”停顿了一下,便答应了。

  

  终于离开了阳台,大晚上站着外面也不嫌冷。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屋内卧室里,两人坐在床上聊了许多,或问或答。聊的很开心,渐渐忘了时间。

  …………

  

  2119年:11月4日:凌晨两点43分:雨转晴

  

  床上躺着俩人,一个叫林迟双,一个叫魏曙臣。

  姓林的那个搂着姓魏的,被子恰好盖在魏某的肩头;台灯还开着,光芒散射到被子上、林某衣衫上。

  窗外下着雨,大概是滴到某家的薄铁板上了,让那不大的雨听得如暴雨般。

  雨下着,尽管声音大但它们没吵醒熟睡的两人。等太阳升起时,雨还是在下着;这雨天更适合睡觉,所以起晚一点也没关系。

  

  2119年:11月4日:早上7点10分:雨转晴

  

  林迟双缓缓睁开眼睛,旁边的魏曙臣正挽着他的手……

  看来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  他的“小阳光”回来了。不走了。

  

  他伸手去拿手机,把铃声关掉了。一只手握着,指尖在上面来回滑动:

  【林。】:老柯你帮我请一天假,我今天有事上不了班了。

  摁向“发送”键,便把手机放回去了。而他说的有事就是把被子给旁边的人盖好,亲了下,然后继续睡去。

  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2119年:11月4日:早上9点11分:雨转晴

  

  雨停了,接下来的是太阳。

  这个时间魏曙臣已经睡醒了,旁边“补觉”的林迟双则是还在睡这。没去吵醒,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床。

  已经入冬了,他害怕林迟双冷,用被子死死捂住。干完这一切后,走去厨房想要做饭。

  一对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恋人。

  

  等魏曙臣离开后,林迟双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。发信息的是老柯。

  【帅B柯某】:OK,我还要修机器,等会儿我把任局分发的资料给你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夕阳西下 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本周更完了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