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57.。

  屋内的枯草堆里躺着个被铁链拴住的少年,身穿白衣却成灰黑色;他就这么躺着,有时还睁眼看看周围,幻想何时被杀死。

  外面下着雨,里面也没多干燥,少年等待曾经的救命恩人来拯救自己,等着等着就闭上了眼……

  在这“漫长”的时间内,少年还在等,可撑不了多久就想放弃。试过撞墙自杀,也干过同归于尽。都是白费功夫。

  就这样一针一针刺入少年手臂上,又一次一次让他放弃坚持。就此循环下去。

  压的他喘不过气就把“压着自己的那块石头”搬开。

  少年仍记得那句话,是那个救命恩人答应自己的,在想想原来。那些是少年渴望的日子,就像一片高楼大厦中只有一间破破烂烂的瓦房一样,很奇怪又很特殊。

  “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?”这是那个救命恩人问的,少年答应了他。到底是谁食言了啊?

  我不知道。

  …………

  魏曙臣旁边坐着昔日仇人,看着他。要是杀人寻仇的话,他是要坐牢的……三思而后行吧。

  

  “你不是要睡午觉吗?”他说的仇人就是言天乩。

  “突然不困了。”两人对视起来

  “你要是饿的话我去给你做饭吃,我的厨艺还算行吧。”他刚起身就被拉了下来。

  拉住他的人是魏曙臣“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?”

  “别,我饿了我想吃饭行吗?”言天乩是真的害怕他继续问那些关于过去的问题。

  林迟双还有一个半小时才下班回家,而自己要这么硬生生耗着。

  轻叹一声,走向厨房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等一碗蛋炒饭端出来时,魏曙臣就凑过去。

  “你要吃吗?”做这顿饭的人问道。

  “不吃,我就想问你几个问题而已。”说着他就拉起凳子坐下“我们两有仇吗?”

  

  “……”言天乩还没吃就要吐了,这是什么奇葩问题?“没”低头乖乖吃饭。

  “那我们有没有过节?”

  对于这种问题,他没有回答就专心吃着碗里的饭,就算魏曙臣问多少遍他都不会回答。

  “你是多久没吃饭了?”除了吃饭就没有别的动作了,不知道还以为有人虐待你呢。

  “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?”他继续问着。

  言天乩继续吃着,有那一瞬间竟然觉得自己的饭不够吃?

  “算了,你继续吃吧我睡会觉。”问了问题也不回答,还是等林迟双回来在说吧,魏曙臣起身把凳子推回去。走到卧室。

  

  记忆已经恢复了,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。

  我是怎么回到2019年的?就算我回来了,那他们又是怎么回事?

  这下子更像一场梦了。

  只要是轻轻一碰,梦是不是就会醒?

  醒来后是古代还是什么?

  问题太多,却一个都回答不上来。

  想着那些根本答不上来的问题,他背抵着蹲在门后。

  一句句质问自己:

  

  要是梦的话,需要叫醒吗?

  这么好的梦醒了多可惜。不醒的话又害怕“现实那头”的人等急了。

  

  如果自己没死,会是林迟双来救自己的吗?

  那他为什么不早点来,为什么现在还和言天乩在一块。

  …………

  问那么多没有用,还不如去问当事人呢。

  魏曙臣站起来,躺到床上。

  “管它是不是梦,是的话大不了我就再爱他一次!”这大喊的一句话让门外言天乩听的一清二楚。差点没噎死过去。

  可刚刚那一句话怎么感觉都不像是现在的魏曙臣说的话。但一想他能从电视里知道这么多,就觉得不稀奇了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2119年:11月3日:下午6点19分:阴转晴

  林迟双下班回家。

  时空局和警局看起来差不多,但两者毫不相干。

  一个很少有休息时间,另一个却整天无所事事。看不惯的人多了去了。

  现在十一月了,再过一个多月也就该放年假了。

  而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是问魏曙臣“他吃药了没?”

  “早吃了。你天天问难道不累吗?”言天乩每天都能听见这句话,说不烦都是假的。

  “那他吃过饭了吗?”直接绕过他说的话继续问。

  “没,他说不饿然后就去睡觉了。”

  嗯了声就走开去了卧室。

  

  躺着床上的那个人盖着一半的被子,而另一半却挂在床沿,离地板就差那么一点点。

  林迟双走过去想把被子重新给他盖好;可刚拿起被子,睡着的人就睁眼了。

  四目相对。

  “没事,你继续睡吧。”手放了下来。

  “我不困了。”魏曙臣不是被他刚刚的动作所吵醒的,已经睡了快两个小时了,他又不是猪,睡那么勤干什么?

  “那你饿吗?”

  

  “还行。”

  

  “嗯,我去做饭。”他没发现今天有什么异常的地方,按照原来一样给他做饭、提醒吃药……

  等另一人应声后,他才离开。

  林迟双走后屋里只剩下坐在床上的魏曙臣,他想等到晚上再试探林迟双,先吃饱再说别的吧。

  下床把被子盖好后也离开了卧室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看现在这时间,该吃晚饭了。

  两菜无汤,这家里的确是穷,那两菜还是素的,但没人嫌弃。

  “药快吃完了记得去买。”说话的人是言天乩,他坐在沙发上。没吃饭是因为一个半小时前吃过了。不饿。

  林迟双没说话,回答的是魏曙臣:“不用买药了吧……我觉得我快好了!”记忆都恢复了,再吃药不会有副作用吗?

  此话一出两人都看向他。

  “这……”对于失忆或者是病什么的,谁都没跟他说过,一直以“强身健体”为由让他吃的药。

  有人告诉他了?

  

  “怎么了?”魏曙臣放下碗来,看着林迟双。

  他也跟着放下碗筷来“谁告诉你有病了?”两人再次对视。

  “……”懵了一会才说出话来“我没病为什么要吃药?”

  反问一句两人都说不上话来,只好静心吃饭。

  …………

  尴尬的晚饭终于结束,屋内的三人开始各干各的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夕阳西下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,一周三更(还有一更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