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56.。

  中午才起床的言天乩看了看墙上的表。下午两点零八……

  “你饿不饿?”他看向魏曙臣。

  等人摇头后一起做到沙发上。

  

  “你不吃中午饭不会饿吗?”这句话是魏曙臣问的。自己吃过早饭了才不饿,但他什么都没吃。

  “不饿啊,中午饭在梦里吃过了!”言天乩没多想,潦草回话。

  可这一句开玩笑却让问话的人愣住了。

  

  “唉?唉,你想什么呢?”言天乩轻轻推了下他的肩膀,试图让他回过神来。

  “就是在想一个很重要的问题……”重要到关系生命。

  看他还在发呆,歪头笑笑:“那么重要的问题跟我说说呗?我什么都知道,说不定还能办到你呢?”

  “你能跟我讲讲我曾经的故事吗?”魏曙臣回过神来。

  

  “……”言天乩现在多想呼自己一巴掌,自己干嘛那么多嘴?

  “那你想听什么时候的……”没办法了,只好硬着头皮上了,大不了编个故事。

  “我和林迟双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这问题一针见血。

  现在言天乩都想吐血了“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是你们爱的见证人。”一想到自己要靠回答问题熬到林迟双下班回家……

  “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那你能告诉我原来的家在哪里吗?”这句话是魏曙臣看电视时学来的,不过他更在乎回答、更在乎结果。

  言天乩OS:我日你妈……

  

  安慰好心态继续回答“我没去过你家,你可以去问问林迟双,毕竟你俩都见过家长了。”不仅见过,俩人还闹掰了,差点因为你把整个魏府拆了。

  

  “好吧,”魏曙臣不太敢去问,那个人整天阴着个脸,生怕把人给吃了。他只好绕过这个问题继续说:“你能跟我讲讲我曾经是怎么样的人吗?”

  言天乩叹了口气,三个问题下来这是最不容易穿帮的。

  安安稳稳回答过去“嗯……我也不太清楚,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问题特别多,跟现在一样……”

  他边想边说“性格就很乐观,有时候还特别暴躁。”剩下的就不知道了。

  魏曙臣应该去找林迟双问这些问题,因为他比言天乩更早认识你,也更了解你,以至于喜欢上你……再到现在不放弃。

  

  “那我曾经……”

  “停停停!你吃药了吗?”言天乩把话打断,督促魏曙臣去吃药。

  “吃过了。”

  “我问的是你中午吃过药了没有?”早上有林迟双看着你,当然吃过了啊。跟废话一样。

  “没。”听到这句言天乩心中窃喜,立马起身拿药盒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吃药肯定不会用太长时间的,为了防止某人继续问问题,他把电视频道调到重播新闻看了起来。

  “‘黑三角’案凶手再次犯案,据警方调查凶手约一米七左右、性别男,若有可疑人物请及时举报!”电视播放着那天凶手砸摄像头的录像,没什么好看的,只是一片黑影动着。

  屏幕依旧闪着。

  “经资料显示,这次凶手并未杀人,他以盗墓的方式完成案件。而盗的是东区一街1巷坟场的墓。”

  听到这言天乩有些震惊,他不是因为凶手的奇葩作案手法,而是凶手盗的坟场有个他认识的人。

  这人不难猜,因为那个坟场就一个人——白叔。

  

 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,他现在是被通缉的人,比任何人都危险。死也就只在一瞬间。

  

  言天乩用遥控器把电视关上,接受现实。转头看向发呆的魏曙臣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除了关于过去的事情,你就不能问点正常的吗?”

  “啊?”回过神来“那…那你头发为什么是白的?”

  “我头发小时候就是白的,少年白啊,你别给我瞎想我这不是染的,纯天然无污染!”

  说实话魏曙臣只对过去的事情感兴趣,其他的他宁可不想管。

  “哦,那我去睡午觉了。”还没听见言天乩的回答,他便离开客厅走向卧室了。

  

  卧室里,他躺在床上没有立刻入睡。一直在想着那晚的梦,很奇怪,却不知道奇怪在哪里?

  就这样想着想着,竟然想到了自己秀的荷囊……

  记得针以及制作时的所有东西都还没收拾。东西应该还放在床下吧。

  魏曙臣下床,趴到地上,把手伸到床底,却摸到一手灰……拍拍手继续寻找。

  过了许久才把东西找到,看着手里拿反的针总觉得不对劲。

  

  黑屋、雨天、铁链、药剂、针管还有……言天乩。

  他睁大眼睛抬头看向窗外,这不是古代,是现代!

  等再次低头时他双手放开,针线随之掉落一地,魏曙臣喘着气摔门离开卧室,完全无视了房子里的第二个人。

  而客厅的言天乩听见响声懵得一批,尽管如此,依旧全当看不见。他不想多管闲事。

  

  整个房子不大,魏曙臣也没地方可躲,只能把自己“关”在厕所里。

  看着镜子里的人,又去想想曾经被折磨“致死”的那个人……

  一模一样。

  他记起了原来的事情。

  与林迟双的认识到爱慕再到离别最后死亡……

  

  魏曙臣用水拼命洗脸,想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  他觉得,自己死在了那间小黑屋中,也认为最后林迟双没有来救自己,跟言天乩说的那样。

  “如果是梦那也不错。”平静下来后,苦笑说完一句。

  可这样又伴随着新的问题:

  他们一直以为我是失忆了,我需要告诉他们吗?应该不需要吧。

  我能找言天乩报仇吗?可这是梦……这他妈到底是不是梦啊!?

  想到这他使劲捏了下自己的肉……好痛。

  看来不是梦,那我没死?


  来回想了许多问题,都是在纠结这是不是梦。回答也是各有各的。

  他深吸一口气,得到最后一个结论:我不如去问小二子,但不能吓着他,要委婉些,玩些文字游戏……

  可又害怕林迟双智力有问题听不懂怎么办?

  “狗血事情年年有,为啥今年这么多!”一句吐槽来的措不及防。

  等魏曙臣面带微笑走出来的时候,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。

  但看到言天乩时还是破防了…幸好理智劝住了。

  然后他就面带微笑走过去,在“仇人”旁边坐了下来。

  报仇不一定需要暴力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 作者:@夕阳西下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这周第一更)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