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55.。

  几十天过去了,还是没有线索。关于凶手,也就知道他的身高多少,但这有什么用?全城有多少跟他一样的,难道都审问一边吗?

  根本不可能。

  

  就这样全局上上下下没一人放松警惕。

  通缉令也就只是提供身高和性别……尽量把范围缩到最小。

  可又有什么办法?案子解封于七月,眼看现在快十一月了,硬生生让凶手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杀人!

  抓人?靠什么抓?一切都是空谈罢了。

  

 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了一切幻想“报…报告许局!”那人从楼下跑到楼上办公室,喘着气说道。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许局把死者资料整理几遍便放下来了。

  “三角案的凶手来自首了!”这位警员没在开玩笑,他知道这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但人真的来自首了,还确定自己就是“黑三角”案的凶手,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着急来找局长。

  “自首?人在哪?!”震惊不多留,话完便跟着那位汇报的警员一同下了楼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审讯室内。

  

  “警察同志…”说话这人坐在审讯椅上承认罪行:“我承认我杀了人…我也是你们一直在找的‘凶手’”

  自首的人不矮,但也没多高。一米六几的个子,身材偏胖,说话时结结巴巴。

  可审讯室的两人死活不相信。明明那晚监控显示的人是个一米七几的人怎么到现在还矮了?难道是角度问题?

  “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?就算他们跟你有仇也不至于这样啊!”最后没有办法,只能相信了那人说的话。

  “警察同志我知道人就一条命,我也是隔了好几年我才决定自首的……”说着说着他底下头来。

  “好几年?连俩月都没到你哪来的好几年?”

  “啊?”底下的头猛地抬起“警察同志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俩月是什么意思!”

  警员也没他废话,讲述了前几天发生的案情。

  而那人则是毫不知情。

  

  “你什么都不知道?”

  “警察同志你说死者啥的我真不认识,我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仇了!”自首的人也很懵。

  “你到底是不是‘黑三角’案的凶手?”警员继续问。

  “是啊!老李……就是三年前到你们这自首的那个,我俩算是合作!”

  “……”竟然是凶手,为什么不知道前几天发生的案子?这没道理啊。

  “警察同志……两年前我杀的那个人叫苏绮,就先叫苏某吧。”警察就这么听着他叙述案件:“三年前老李因为杀人进去了,原来我和他算是非常好的朋友,他和苏某是夫妻关系,两人本来好好过日子,但因为老李两人也就离婚了。”

  叹了口气继续说“我杀苏某是因为她出轨…我是在为老李打抱不平!”

  听到这,那位警员站了起来反问“那他让你抱不平了吗!?”

  “让了!苏绮就是在他入狱后两个月提交的离婚协议!是她逼死了老李……”

  

  “所以你就把人杀了?”这是许局问的话。

  他没打算先回答问题,而是继续述说着罪责:“老李死后不到一年,她就找好下家了。我就…我就觉得老李他不值得,哎…然后我按照老李的案子把她给杀了。警察同志,是我把苏绮给杀了,我也是你们一直找的‘黑三角’”

  许局点点头,顺手把旁边的警员拉到坐上自己却站了起来。

  “那请问你说的老李为什么要在死者头上话三角符号?”

  “老李他是个家教对自己的学生很负责,我和他合伙杀的人是个人贩子……他拐走了老李的学生,最后我俩找到了他但没问出学生的下落,老李一生气…就……就把人杀了。”说着说着他再次低头扣起指甲盖来。

  许局继续问:“那你为什么要盗别人的墓?”

  “啊?警察同志我盗谁墓了?”

  

  “你认识他吗?”说着把前几天死者的资料移到他面前。

  “你们是说我盗他墓?”那人也不揣着明白装糊涂,直白问了过去。

  “你不认识?”看到他点头后,许局皱起了眉头“你是‘黑三角’的凶手?”又是点头。

  

  

  这下子彻底乱了。

  他的确认识前凶手,他们也是团伙作案。

  但却不认识今年三角案所有被害者。

  

  “除你以外,还有没有别人?”一人继续问。

  “没有了。”另一人跟着回答。

  …………

  

  问了一两个小时也没问出个大概,能知道的也就只有两年前的案子。

  最后没办法,人入狱,案子也跟着结束。

  可事情往往没有那么简单,许局想等今年结束,要是没有案件再发生那就说明案子完结了。

  

  

  2119年:11月3日

  

  云飘着,时间流逝着,一切都没有停止。

  

  时空局有所不同的是,他们的通缉令还是“言天乩”,只不过从原来的三百万改成了三百万零五十……

  穷还是跟原来一样穷,抠也是始终不变。

  直到许局告诉他们凶手来自首后,他们也没有把通缉令撤下来。

  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通缉令的价格也在一块一块的向上涨。就算涨了也不会有人去完成,因为人早就“死”了。

  而时空局局长任严和许局保持着一样的观念:过完这一年,要是没相同案子再发生了就撤了。

  

  也许这不止案件结束。某些东西也在慢慢回复……

  

  “魏曙臣你刚刚吃药没有?”说话着人是一直被通缉的言天乩,可他全然不知。

  “吃过了。”被叫的那个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而刚刚叫他的人刚睡醒。

  “噢,吃了就好,你先自己看会哈。”言天乩喝了口水,回到自己的被窝。

  反正他也不担心,早饭是林迟双做的,只要自己中午给魏曙臣做完饭就没了。

  揉了揉脑袋继续睡。

  

  而看电视的某人则是发着呆,没看电视机一眼,要不是刚刚言天乩问他,他还能发呆一下午。这已经不是一两天了。他一直想着前几天做的那个奇怪的梦。

  搞不清楚那是真是假。

  真的会怎样?假的又如何?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夕阳西下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这周更完了)

【咱能活跃一点吗?浏览率一直往上飘,一个评论都没有,我都怀疑不是真人;那怕是说文章问题的也可以啊,活跃点。】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