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尾鲸.鲸

“笔墨冷淡,写不出完美世界,见谅见谅。”
(无尾鲸是三个人,俺是鲸)

54.。

  “嘎吱——”老旧的木门被推开,走进来的是位男人,看身高应该有一米七左右。

  他把提来的铁铲丢在地上,取下帽子和口罩。

  屋里没开灯看不见样貌如何,只知道他踢了下脚边的垃圾,躺在沙发上休息。

  

  那人喘着气,回想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:

  

  东区一街1巷。

  天没下雨,也是夜晚。那个男人从兜里掏出那张皱巴巴的纸,又抬头看看面前的坟场。

  是这里没错了。

  他确定后把纸条重新塞回兜里,拖着铁铲翻墙过去。

  

  这地方埋的人也是少的可怜,不用刻意去找便找到了。关于墓主人他了解不多,俩人没仇,盗他墓也是被逼无奈。

  铁铲铲入土中,他边挖边道歉。话没说出来,只是在心中默念,因为害怕把这个坟场的管理员给惹来。还是少点麻烦比较好。

  就这么挖着

  过了许久才看到尸体的鼻尖,这下子得要快点挖了。

  铲出土来就往外抛,来来回回。等挖出尸体后,那人便跳下坑中把死者拉上来。

  本来这一切还挺顺利的,但要埋坑的时候,还是被发现了。

  

  “谁隔哪呢?”一缕光射到这边来,那人拿着手电筒,幸好男人带了口罩和帽子。

  说话的人跑过来,已经来不及去填坑,他拿着铲子背起尸体跑开。

  背的人已经死了,这毋庸置疑,但还是很重。

  

  那人还在追着,他不可能背着个人去翻墙,虽然已经死了。

  走正门?他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。

  身后的管理员紧追不舍,手电筒的光在男人背上晃来晃去,他承认自己慌了,要是被抓住这一切都将是泡影!

  他试图冷静下来。

  这个坟场不大,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地方,足够跟这位管理员上演一场“秦王绕柱”。

  他跑了那么久体力还算可以,至少现在没消耗太多。背着个尸体更何况它还不轻,走正门显得更困难了些。

  跑着跑着,男人注意到身后没人再追赶自己。

  应该是这个坟地的管理员年纪大了,跑了一会便不会在跟过来。他想了太多,竟然没发觉。

  在那庆幸之余为了避免管理员从大门来逮捕自己,最终还是选择在就近的墙边翻过离开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那管理员没跟上来完全不是体力的问题。

  

  “哪个狗日勒大晚上不睡觉来盗墓?”这个被盗墓的坟场的管理员就是白叔,他年纪的确很大了,要不是半路上打两个喷嚏说不定他还能追上。他骂骂咧咧走到被盗的墓旁边嚷嚷道:“这坟场也没埋几个人儿,咋就偏偏来盗嘞?盗也不盗有钱的,这人是傻逼还是缺德?”

  骂归骂,白叔叹了口气准备把坑重新埋上。回去拿铲子的时候,顺手把碑给拆了。

  现在缺德的人真多。

  

  …………

  

  在某个街道上,一人背着另一个人走着。天已经太晚,他们走的路只有灯在亮着。

  路上遇见了正在打扫的环卫工人,他来回清扫着街道。这儿算不上干净却没一点垃圾。看见俩小伙子过来,热情笑问去:“你们这是咋了?”

  那盗墓的也没多凶恶,笑答,只不过是尬笑“没啥事!哥们喝大了,醉得找不着家了,我送他回家。”

  环卫工人也没耽误他们,这么晚了还不回家,家里人不担心吗?说了几句就让他们走了。

  或许是人老眼花了,未能看出来背后的是具尸体,也没能去记住刚刚说话的小伙儿长什么样子,更不会看见小伙子带了一把快生锈的铁铲。

  

  一人一尸就这么走到西区街道处。巷角有监控他也没避着,背对过去,反正看不到脸。

  

  等把背上的那具尸体放到街道最不明显处,从兜里伸伸出出才摸到那支黑色的记号笔。他蹲下朝尸体的额头画上三角符号,大概是笔快没墨了,竟没涂上去。那人甩了几下笔,能让人笑出声的是用力过猛,墨水甩到地上了。他来不及去想,看到笔能画上墨来立马在那具尸体额头上标记起。

  再次掏兜拿出小小刀片。说不上锋利无比吧,但它足够划破肌肤。

  那人捏着刀片沿着三角形划开额头,他非常小心,也不知道是怕失败还是怕划着自己。非常谨慎,也非常滑稽。

  他画的三角不大,拿刀割好后,再次用记号笔沿着厚厚涂了一遍。

  而那个割开的小三角跟个窟窿似的,他也没准备空着。把一切收拾好,这一切也包括那个意外甩出的黑色墨水。

  从外套里兜掏出东西,两根羽毛。羽毛是黑的,看起来不像是用彩笔渲染出来的;那羽毛也极小,怪不得能放到兜里。

  他把拿出来的羽毛插到尸体额头的三角形内。

  他没忘记指纹这一线索,在离开的时候把刚刚触碰的地方全都擦了一般,擦不掉了就带离现场。

  一切都完成后也便安心离去。

  布置犯罪现场没耗三十分钟就完成了。

  铲头扛到肩上准备回家,突然他抬起头看向右侧的监控。

  

  夜晚的笼罩加上男人带的口罩帽子,监控只能看见一片黑影站在那里。

  黑影中能看出来的也便只有眼睛。

  

  男人回过神来,拿起铲子向监控砸去,像是害怕它有顽强生命一样,硬生生砸了六七遍。

  完美收工。

  

  他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,他明白刚刚所做的一切都被录制下来了,按这里离警局的路程,不出半小时人家就能来捉他归案。

  在这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内,他尽可能的去跑,躲避那些监控录像。

  直到跑回家……

  

  男人躺着沙发上,电视早已被打开,上面闪现着当地新闻晨报。

  果然警察出现在他刚刚布置的现场,正对着地上的尸体拍照分析。还有几人朝着不同的方向来追寻自己。

  

  男人听着,连眼睛都没睁开,跟睡着了一样。

  “呵,言天乩,马上就轮到你了。”他继续躺在沙发上。

  前面的那几具尸体都是已经死了的,而且都不是他自己杀的。

  但下次未必。

  

  男人没再说话,电视仍在播放着,屋里的垃圾已经成堆了,臭味引得些许苍蝇乱飞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:@夕阳西下 @无尾鲸.尾 @无尾鲸.鲸

有话对你说:谢谢阅读本文,仍在继续更新中,一周三更(还有一更)

评论